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生理常识 > 正文

无删节书名:山村名医免费阅读全文

2018/2/22 22:07:41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山村名医

第1章 小村诊所
    深山老林之中有个小村子叫石头村,这里人烟罕至,空气清新,绝对绿色无污染。163性健康网

    刘大柱是个孤儿,从小跟随师傅长大。

    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在院子里晒好了草药,这些草药可值钱,拿到镇里能买到好几十块钱。

    “大柱,来吃面了。”玉莲在屋里喊了一声,刘大柱连忙站起来,跑了进去。

    忙了一大早上,肚子确实已经饿得肚皮贴后背了,十八岁的小伙子正是长个的时候,营养一定要跟上才行。走到灶屋门口,刘大柱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外面盯着玉莲姐的背影出了神。

    姚玉莲的身材很好,听说以前是某个草台班子的名角,不知道是怎么被师傅给娶回来的。163性健康网

    这时姚玉莲回头看到刘大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就说道:“大柱,怎么了,进来自己拿啊,还要姐送到手上啊。”说着话,姚玉莲还非常好看的笑了笑。

    “玉莲姐,好,好香啊。”刘大柱连忙走进去,接过面条。看了一眼姚玉莲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就红着脸,急忙坐在一边的矮凳子上吃了起来。

    “玉莲姐,我出去晒草药了。”急匆匆的吃了面条,把碗放下,刘大柱又跑了出去。版权163xjk.net

    “呃……大柱,还要不要再吃一碗?”看他吃的那么快,姚玉莲担心徒弟没有吃饱,就跟出来问了一句。

    “不要了,吃饱了。”刘大柱蹲在门口的小晒场上,低头弄起草药来。

    姚玉莲实在太年轻,也就比刘大柱大了没几岁,这让他很不好意思,特别是单独相处的时候,更让刘大柱不敢多看她一眼,从来都是姚玉莲问一句,他才回答一句,还经常被问的脸红耳热的。

    所以一直以来,刘大柱都是叫她叫玉莲姐,而姚玉莲也喜欢当姐,因为姐姐这个称呼显得更加年轻,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习惯了,连师父都不再过问。

    姚玉莲知道大柱的性格,见他跑了出去,她就从屋里拿了一张小木凳子,独自坐在门边,一边看着刘大柱侍弄草药,一边吃起面条来。

    姚玉莲的老头子已经五十岁,要不是懂得一些医术,姚玉莲这个大美人也不会嫁给那个比她大了二十多岁的半老头子。推荐163xjk.net这几天老头子去了山里采药,屋里就只留下她和徒弟刘大柱两个人。

    吃了碗里的面条,姚玉莲就走了出去。“大柱,草药我来弄,你师傅不在家,你去诊所看着去。”

    “额……”

    刘大柱答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这时候姚玉莲正好蹲在面前侍弄草药,所以大柱一站起来,就看到了她花布衬衣里面的雪白。

    木木的看了几眼,差点流鼻血,刘大柱连忙撒腿就跑了出去。

    师傅出门的时候再三叮嘱刘大柱,让他保护好玉莲姐不要被别的男人欺负了,如果知道自己看了,那还不被打死去。

    “大柱,大清早的跑什么跑啊,发了春了吧。说明http://www.163xjk.net/”翠花嫂嫂站在她家的后门口吃着面条,看到刘大柱跑过去就喊了一声。

    “我,我急着去诊所开门呢。”

    刘大柱一听就脸红了起来,连忙说了句,然后加快脚步跑了。

    “你师傅又出去采药了吧,你家玉莲可得看牢啊,呵呵呵呵……”看着那个小子跑的贼快,翠花嫂笑得面汤都喷了出来。

    刘大柱师傅开的这个诊所,是附近唯一的一家诊所,山村里的人要是有个什么毛病都到这里来看,刘大柱从小跟着师傅学医,对于一般的病也是手到病除了。

    刚刚开了诊所的门,王小玉就扶着腰慢慢走了进来。

    “刘大柱啊,你师傅不在吗?”

    “怎么了,小玉。原文163xjk.net”看到王小玉扶着后腰痛苦的那个样子,刘大柱连忙走过去扶住了她。

    “哎呦,昨晚上在山坡上摔了一下,路都走不动了,快给我看看。”

    这个王小玉本是石头村的姑娘,但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嫁到了镇里的一户人家,刚刚过了年,她的那个老公就去了外地打工,所以王小玉只好回到娘家来住了。她娘家在山上种了一些果树,估计是昨天上山除草的时候给摔到了。

    “小玉你别急,快到病床上躺着我给你看看。”

    刘大柱连忙扶着王小玉趴在了病床上。

    这个王小玉才19岁,但是山里人结婚比较早,所以就早早的嫁了出去。以前做姑娘的时候,刘大柱还和她办过家家睡过觉,不过那时候不懂,什么便宜都没有沾到,到后来刘大柱后悔死了。

    王小玉朝里面躺着,后背对着刘大柱。“大柱,我尾椎那里痛死了,不知道是不是断了,这要是残废了该怎么办啊。”

    “小玉,你先别急,我看看。”说着话,刘大柱掀开了王小玉的衬衣,里面雪白的肌肤立刻露了出来。

    看着雪白的身体,刘大柱愣住了。

    趴着等了很久,还没见他动手治疗,王小玉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大柱竟然站在后面一直盯着她发呆,王小玉的心头一热,害羞的急忙又回过头去趴好。

    “大柱,你,你先帮我检查嘛。”王小玉趴在那里,脸也红了起来,心跳加速。忍不住又想起了小时候,和他一起在河里洗澡胡闹的事情来。

    听到王小玉的话,刘大柱才醒了过来,连忙红着脸去给她检查起来,手有些颤抖,轻轻的触碰王小玉雪白的身体。

    “这里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可能是在里面。”说话的同时,刘大柱扒拉了一下王小玉那个松紧带的裤腰。

    “是,是里面,怎么办?”王小玉感觉尾椎缝里很痛,虽然很害羞让刘大柱去看,但是实在痛的受不了,所以就说:“大柱,你快帮我看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我不怪你。”

    “那,那你脱了裤子。”刘大柱的心里颤抖的厉害,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碰巧师傅又不在家,所以只有自己硬着头皮上了。虽然说医者无性别,但是要脱如此惹人少妇的裤子,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大小伙子来说,还真是扯火。

    “大柱,能关一下门么。”王小玉害羞的看了看打开的木门。

    “哦哦,我去关了。”想想也是,要检查那里面,开着门肯定是不行的,刘大柱连忙走过去关好了门。

    等到刘大柱重新走回来的时候,王小玉已经摸摸索索的退下了裤子,露出了里面柔软布料的花短裤,腿雪白的让人冒火。

    本来只是让她把裤子往下边推一点,露出受伤的地方就行了,但没想到王小玉误会了,直接就把长裤退到了膝盖以下,露出了整条大腿。

    这时候王小玉也没有说话,脱了之后就重新爬好,好像她也有些紧张,趴在那里等着刘大柱过去给她检查。

    刘大柱咽了咽口水,很不自然的,朝王小玉的身后走去,脸上通红,呼吸也有些急促。

    定了定神,又念了几遍金刚经,这才稳定了一下情绪,伸出手给她检查了起来。

    “嗯,有点淤青,不过问题不大,我给你按一下,疏通一下血气,再贴上秘制膏药,过几天就会好了。”

    听到他这样说,王小玉才放心了一些,连忙说道:“大柱,那麻烦你了,帮我弄吧。”

    “好的,小玉你也别客气。”

    守住心神,刘大柱帮她轻柔的按了一阵子,直到淤青散开,这才拿出一张自制的黑色膏药,吹了几口热气,就给她贴了上去。

    “好了,明天晚上再换一次膏药。”

    给王小玉治疗结束,刘大柱紧张的满头大汗,好像是做了什么大事一样的满脸通红。

    王小玉站起来,提好了裤子,然后红着脸看着刘大柱说道:“大柱,你看我走路也不方便,明天晚上能不能麻烦你去我家,帮我换药好不?”

    “去你家啊?”刘大柱抠了抠脑壳,有些腼腆。感觉大晚上去她家里,好像不是很方便。

    “大柱去嘛,我爸妈明晚不在家。”

    说完之后,王小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红着脸,扶着腰走了出去。

    看到她的那种眼神,刘大柱不禁有些心动,决定明天晚上去看看她。自从王小玉结婚嫁人之后,刘大柱已经很久没去过她家了,但小时候他经常趁大人都不在的时候,躲在王小玉家里跟她一起过家家,学着大人的样子结婚睡觉。

    就在这个时候,姚玉莲拿着一把采药用的小锄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大柱,大柱,怎么办啊?”姚玉莲的脸上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全身都在颤抖,看到刘大柱就急忙说了起来。

    “玉莲姐,怎么了这是?”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个样子,好像要哭了一样。

    “大柱,你师傅不知道怎么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回来,村里的老王在后山捡到了他采药用的小锄头,但没看到他人,怎么办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姚玉莲越说越慌,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上的那把小锄头递给了刘大柱,眼看着急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这把小药锄,是师傅最喜爱的随身之物,也是赚钱吃饭的家伙,怎么会被老王头捡到?难怪姚玉莲会这么着急。

    “玉莲姐你先别急,我去找找看。”

    刘大柱也有些慌了,连忙安顿好姚玉莲,立马提着那把小药锄,朝后山跑去。

第2章 家要散了
    石头村的后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深山老林,从来没有人知道林子最深处有些什么东西,就算是一些采药的人,也只是在老林的外围转悠,而不敢深入其中。

    刘大柱急匆匆的跑上山,朝着师傅经常去的乌鸦岭跑去,那边的崖壁上,经常能够采到一些值钱的名贵草药,刘大柱也跟着师傅去过几次。

    “师傅……师傅……你在吗?”

    到了山崖边,刘大柱一边喊着,一边四处的寻找。

    找了几圈之后,发现在崖底的一颗树上,好像挂着一只鞋子,那只鞋子和师傅早上出门时,穿的那双布鞋一个样,难道师傅摔下山崖了?

    刘大柱想下去看看,但山崖太深,又找不到路,他只好转来转去的想办法。这时发现有一条青藤直通崖底,大柱走过去看了看,用手扯住青藤试了一下,感觉很结实,然后就把药锄插在后腰,抓住青藤朝山崖下滑去。

    大柱的力气很大,但是脚踩在山崖湿滑的石壁上,一点都使不上劲,没想到越滑越快,根本控制不住身体,忽然感觉手上一松,人就朝山崖下摔了下去。

    一阵阵的风从耳边刮过,刘大柱感觉自己就要死了,不禁想起玉莲姐今后一个人该怎么办?

    嘭的一声,忽然脑袋撞在了长在山崖上的一颗树上,刘大柱顿时失去了知觉,身体更加快速的朝山崖下面摔落下去,这样下去,肯定是个脑浆迸裂的结果。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正在摔落的刘大柱消失不见了。

    时间过去的很快,太阳慢慢的落山了,密林之中变得越来越暗,不时的传来各种野兽的叫声。

    刘大柱再次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躺在山崖上面的茅草丛里。

    奇怪了,刚才自己已经掉到了山崖下,怎么又没事了?

    刘大柱坐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好像里面还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站起来之后,再次朝山崖下看了看,发现下面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刘大柱抓了抓脑壳,甩了甩头,让自己感觉清醒了一些,然后就朝山下走去。天就快黑了,也许师傅早已经回去了。

    就在刘大柱离开之后,山崖之上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个是白发飘飘的老人,一个是身穿长裙的妙龄少女,两人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就那样悬空的站在山崖边上。

    “长老,你确定是他吗?”那个少女问道。

    “没错,就是这小子,他有一颗金龙之心,是他没错。”

    妙龄少女穿着七彩纱裙,九天神女一般的美丽,她嘟着小嘴扭了扭小屁股,好像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是他呀,一点都不帅,我不嘛。”

    老人扭头看了少女一眼,然后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忽然金光一闪,两人立刻消失在现场。

    ……

    姚玉莲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坐在桌前,连灯都没点,看到刘大柱走进了家门,她连忙站了起来。

    “大柱,你,你师傅呢?”

    看了看刘大柱的身后,没有发现老头子的身影,姚玉莲顿时感觉头一晕,双手颤抖的扶着桌子,眼巴巴的看着大柱。

    “玉莲姐,师傅他没回家吗?”

    刘大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只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看到玉莲姐就要晕倒,他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她。

    “怎么办,怎么办啊……”姚玉莲慌乱的哭了起来,眼泪流了一脸。

    这个时候刘大柱只好扶着姚玉莲进屋休息,然后自己又转身出门,去找了村里最有威望的太爷爷帮忙,太爷爷动员了全村老少,让大家打着火把进山去找人。

    全村百十口人,在山里找了一整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大柱啊,你师傅怕是被山里的野兽给害了,那个,你还是早点回去看着你玉莲姐,别再出什么事了。”早上的时候,太爷爷拄着拐杖,看着刘大柱交待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颤巍巍的走了。

    山里有野兽,这事情大柱也是知道的,这么多人找了一个晚上都不见人,恐怕师傅是真的被野兽给叼走了。刘大柱只好一个人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里,满身都是泥水。

    看到大柱又是一个人回来,姚玉莲不问也知道了结果,她一声不出,只是睡在床上不断的抽泣。

    刘大柱走进屋里看了看姚玉莲,也不知道该跟她说点什么。确定玉莲姐没事之后,就转身去了灶房,洗了一把脸,然后动手做了两碗面条。

    “玉莲姐,起来吃点面条吧。”

    刘大柱端着一碗面,走到姚玉莲的床前。

    “大柱,我吃不下,你师傅这不明不白的没了人影,我们这个家恐怕就要散了,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说完这句话,姚玉莲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刘大柱没有家,师傅的家就是自己的家,他从小就是被师傅从山里捡回来的孤儿,不能再失去这个家了。

    “玉莲姐,你不用担心,我能养活你。”

    刘大柱心头一热,就说出了这句话,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信心。

    姚玉莲看了看刘大柱,知道他也是一片好心,然后擦了一把眼泪,看着他说道:“大柱,你还是快去看好诊所,现在咱俩只能靠着那间诊所过日子了。”

    刘大柱不认识草药,没法采药赚钱,也只有看着诊所了。他安顿好玉莲姐之后,就急匆匆的朝诊所走去。现在师傅没了,只能靠着自己养活玉莲姐了。

    到了诊所之后,开了门,刘大柱就一个人坐在里面,等着病人上门。昨晚没有睡觉,感觉眼皮很重,坐着坐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啊……”

    忽然感觉头好像要爆开一样的痛,刘大柱大喊一声就醒了过来。

    这时候出现了幻觉,眼前白光闪闪,门口走进来一个老头子,头发胡须全白,在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小美女,皮肤晶莹剔透,身材高挑而傲人。

    “刘大柱,好好的感受一下,金龙诀已经输入你的脑中,以后一定要勤加练习。”老头子一边撸着胡须,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大柱想要站起来,却感觉没有一点力气,他看着老头说道:“你,你们对我,对我干什么了,我头痛死了。”

    “别担心,金龙诀,会让你变得更强。”老头还是那个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走,我不要什么金龙诀,你们走开,快走。”

    刘大柱感觉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头疼欲裂,大吼着,挥手让那个老人和少女快走。

    “哼,要不是我们,你早死了。”少女很不满了,双手叉着蛮腰,冲着刘大柱鄙视了一声。

    “刘大柱,希望你不要辜负金龙家族的血脉。”老头临走的时候,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和少女一起消失了。

    嘭咚一声,刘大柱痛的昏了过去,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等他迷迷糊糊的再次醒来,感觉头没有那么痛了。

    难道是昨晚撞了一下,有些脑震荡了?刘大柱很郁闷,去拿了两颗止疼药吃了下去,然后才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想起了那个老头子说的话,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刘大柱感觉了一下,发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果然出现了一种叫做金龙诀的东西,虽然都是繁古文,但他竟然知道那些文字的意思。

    金龙诀,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口诀,修炼方法就是打坐默念这种口诀。就在刘大柱感受了一遍,立刻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难道真有这么神奇?

    刘大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估计是昨天晚上,脑子被撞坏了。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情,他永远相信,天上是不会轻易掉馅饼的,只有可能被雷给砸死。

    就在刘大柱郁闷的时候,村长背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陈先旺。

    “大柱啊,坐着呢?”

    “哦,村长你来啦,要喝水不?”刘大柱连忙站了起来,招呼村长坐下,然后走过去倒水。

    “大柱啊,别忙,你坐会,有个事情要和你说说。”

    刘大柱紧张的走回到村长面前站着,忽然有些担心,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村长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过。

    “村长,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啊……”

    村长架着二郎腿,手指头在桌子上滴滴答答的敲了两下,继续说道:“大柱啊,你师傅,我看多半是出事了。”

    大柱站着没有出声,不知道村长想说些什么,还有跟他一起来的陈先旺,这个老家伙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老狐狸,不知道他跟着一起来,是个什么意思。

    “大柱啊,你师傅已经不在了,这间诊所,我看就转给别人吧。”见大柱一直不出声,村长也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直接就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

    “不转,我能看好诊所。”

    刘大柱连忙摇头,这时候才想到陈先旺跟过来的原因。

    这个陈先旺也是个草药郎中,以前和刘大柱的师傅就是死对头,这次他叫上村长一起到这里来,肯定是想打这间诊所的主意了。

    “大柱,诊所不是你说不转就能不转的,现在你师傅已经不在了,你没有资格继续开下去。”

    这个时候,站在村长身后的陈先旺,忍不住的走出来说话了。

第3章 威胁利诱
    “我也有行医证的,怎么就没有资格开诊所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急了起来。

    这间诊所可是师傅一手开起来的,今后自己和玉莲姐就靠这诊所生活了,不能因为师傅刚刚失踪,然后诊所就从自己手上被人给抢走了,这怎么也不会答应的。

    “大柱啊,你嘛,还年轻,今后机会多的是,这样,只要你点头同意,村里立马给你一千块钱,这钱也够你娶一个媳妇了,你看你也不小了是吧。”

    这个时候村长就准备利诱刘大柱了。只要这小子不再干医生,那个姚玉莲也不懂得治病,到最后这间诊所就肯定要转出来了。

    “不行。”刘大柱坚决的摇摇头。

    虽然自己是想娶媳妇了,但是不能坑了玉莲姐。刚刚在屋里还答应玉莲姐,自己要养她的,不能看到钱就不顾玉莲姐了。

    “大柱,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连村长的话也不听了吗?”陈先旺凶了起来。他想这间诊所已经想了很多年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不可能放弃。

    “诊所是我师傅开的,我有本事开下去,为什么要转出去?我就是不转。”刘大柱也说不好什么大道理,但是就是一口咬定,坚决不同意他们的要求。

    这个时候村长也坐不住了,虽然他是村长,村里的人一般都会怕他,但碰到这种倔强的傻小子,他也有点没有主意了。

    坐在一边,滴滴答答的敲了敲桌子,然后他站起来,说道:“这样吧,过几天公平竞争,谁的本事大,诊所就归谁。”

    说完之后,村长就背着手走了出去,那个陈先旺伸出手指了指刘大柱,然后也跟了出去。

    这时候刘大柱愣住了。这是明显的欺负人,虽然说是公平竞争,但这诊所是刘大柱师傅留下的,凭什么输了就要把诊所拿出去给人?但大柱一时之间,也说不出理来。

    晚上的时候,刘大柱有些无力的回家。这个时候姚玉莲已经起床了,正在灶房里做饭。看到玉莲姐已经很憔悴的样子,大柱根本不敢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她。

    晚上吃了饭,刘大柱安排玉莲姐睡下之后,他就回到了隔壁自己的小房间。

    这个房间非常小,推开门走进去就是一张用木头架起来的旧床,床的一头有一个很小的木框窗户,窗子上竖着几根木头栏杆,上面还贴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旧报纸。对于这个小房间,刘大柱很满意,能够拥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独立空间,他很知足。

    睡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事情,他一直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师傅,如果师傅在的话,这些事情都不会要他操心,只是现在师傅生死不明,忽然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迷迷糊糊之中,忽然眼前一亮,一个美女站在面前,她穿着很短的白色绒毛裙子,大腿长长的白白的,虽然脸蛋有种稚嫩的感觉,但是胸却耸立的非常高,在夜里也能看到她那里露出来的雪白。

    这特么的,怎么这种倒霉的时候,还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以前虽然经常幻想和女人在晚上相会,但是今天的情况特殊,应该是最烦恼的时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自己刚才明明没有想过女人。刘大柱撸了撸眼睛,果然那个小美女就不见了。

    靠,原来真的是幻觉。

    刘大柱再次闭上眼睛想睡觉,忽然“啊……”的一声喊了起来。

    他感觉头好痛,像是要裂开一样,比白天的时候痛的更厉害。刘大柱倒在床上打滚,抱着自己的头死死咬住牙齿,生怕发出的声音太大,吵醒了隔壁刚刚睡下的玉莲姐。

    “喂,怕疼就练功,不然痛死你。”

    这时头脑中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这声音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声音虽然来自脑子当中,但是刘大柱感觉非常的清晰,就像女孩就站在自己面前说话一样,而且还让他冥冥之中,觉得这个声音就是来自刚才幻觉之中,看到的那个美貌小女人。

    听到这个声音,刘大柱也来不及多想,连忙按照女孩说的,就那样盘腿坐在床头,开始练功了。

    金龙诀需要默念,刘大柱痛的流着汗,嘴唇哆哆嗦嗦的念了起来,很快的就感觉头不是那么痛了,然后就慢慢的忘记了所有。

    凌晨鸡叫的时候,刘大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怎么回事?”

    发现自己坐在床上睡了一夜,刘大柱还没搞懂这是怎么了?抓着脑袋想了想,才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难道金龙诀是真的?

    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又在自己的记忆当中,翻看了一遍金龙诀,果然非常的真实,而且昨晚自己按照金龙诀的口诀打坐之后,貌似现在精神特别的好。

    靠,发达了啊。

    想到金龙诀有可能是真的,刘大柱有些兴奋,坐在床上把脑海中的金龙诀又看了一遍,虽然整篇都是繁古文,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的看得懂。

    金龙诀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功法,另一部分是一套针灸法,其实内容并不多,也就二十多页的样子,但是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个金龙诀很牛掰的样子。

    按照金龙诀的记载,金龙神功是至高牛掰轰轰的功法,而那个金龙神针,更加说的离谱,说是练到最高境界,竟然连死人都能救活。

    虽然不相信可以救活死人,但是发现金龙诀竟然还包含针灸,刘大柱也是激动了起来。过几天就要和那个陈先旺比试医术了,先不管这针灸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但至少可以试试,也许这针灸大法对自己有帮助。

    想到这个重要的事情,他就先放下了金龙神功,而是专心的研究那套金龙神针了。

    早上鸡叫的时候刘大柱已经醒了,但是直到姚玉莲做好了早餐,又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没见他出房门。

    这时候太阳已经老高,诊所不能不开门,姚玉莲只好走过去敲了敲门,但里面没有一点响动。

    难道徒弟出什么事了?

    想到这点,姚玉莲吓得毫毛乍起,老头子已经生死不明,如果小徒弟再出什么问题,那她就真的没法活了。姚玉莲已经被这几天的事情吓破胆了,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感觉很严重。

    “大柱……”

    她用力一推门就冲了进去,这时候才发现门并没有栓好,没想到用力过猛,直接冲进去就朝前摔了出去。

    大柱刚刚睁开眼睛,发现姚玉莲一个前扑就压了过来,他急忙跳起来去扶她,但是姚玉莲因为心急而冲的实在太猛,力量有些大,瞬间把刘大柱扑的朝后倒去。

    噗通一声,刘大柱四丫八叉的躺在了榻上,而姚玉莲冲过去,热呼呼的趴在了刘大柱的面上,一股香气立刻压了上去,软和的让刘大柱感觉气都透不过去。

    这时姚玉莲才看清楚是刘大柱被压住了,看到他没事,才放心了下来,不过瞬间就觉察到了不对劲。而刘大柱这个时候已经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毕竟是原装正品的毛头小伙子,早上都是血气方刚的,这下忽然被软软的压了,他的手都吓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更不敢去推暖玉一般的姚玉莲,双手就那样朝两边摊开着,整个人都木了,呼吸非常的不平稳。

    “大,大柱,你没事吧?”姚玉莲问道。

    “没,没事呢。”刘大柱挣扎着想起来。

    姚玉莲脸上通红,连忙从他强健的身体上爬起。感觉他一身的肌肉疙瘩,很有安全感,不像老家伙那样,全身都是骨头,爬上去咯的肉都痛。

    姚玉莲站起来急忙拉了拉刚刚有些卷上去的衣服,然后扭着朝门外走去,心事重重的,连叫刘大柱吃饭的事情都忘记了。

    看到姚玉莲走了出去,这时刘大柱才紧张的坐了起来,他很担心玉莲姐会生气,刚刚毕竟太失礼了。

    没想到早上研究金龙针,居然越来越感兴趣,结果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几乎达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连玉莲姐在外面敲门叫他都没听到,直到门被推开才惊醒过来,结果就那样了。

    他是小伙子,有感觉也是正常的现象,再加上是早上,小伙子都懂得,就那个样子,玉莲姐肯定感觉到了,该怎么办才好?

第4章 感觉紧张起来
    刘大柱又在房间磨蹭了半个小时不敢出门,直到姚玉莲把早餐重新热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又对着房门叫他。

    “大柱,吃早餐吧,还要去看着诊所呢。”

    “哦……”

    想起诊所的事情,他再顾不得不好意思了,立刻就走了出来,虽然脸上还是有些红,但诊所的事情是大,最近必须每天去守着,绝对不能再让陈先旺找到借口了。

    他走过去,端起大碗,就蹲在门边,呼啦哗啦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姚玉莲就站在一边看着他,刘大柱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吃了就放下碗。

    “玉莲姐,我去了。”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看着跑出去的大柱,姚玉莲心情很复杂,她刚才还想再问问他师傅的消息,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她知道肯定是没有什么消息,要是有的话,徒弟肯定早就说了。

    姚玉莲撑着头,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她以前是唱戏的,别的什么也不会,这一下忽然失去了依靠,心里真没有一点办法了。

    ……

    刘大柱开了诊所的门之后,心情还是无法平静,想到过几天要比试医术的事情,他才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金龙神针是个好东西,比师父教自己的那些医术要深奥多了,但是现在自己还只是有了一些理论知识,而没有任何的实践经验,看来要先搞几盒针灸用的银针回来才行。

    银针那东西,只有镇里才有卖,刘大柱很想亲自去一趟,但是诊所的事情又走不开,这时他想到了王小玉。

    王小玉嫁到了镇里,对镇里应该很熟,如果让她去帮自己买银针,她肯定会愿意的吧,而且她也不会把这个事情透露出去,说实话,到现在这个地步,除了玉莲姐之外,刘大柱也只有信任王小玉了,毕竟她是自己小时候最好的玩伴。

    吃了晚饭之后,刘大柱就拎着一个小医药箱,朝王小玉家里走去。

    昨天说好了今天晚上去给她换药,顺便也可以请她帮自己到镇里去买银针。

    “咚咚咚……”

    站在王小玉的家门口,刘大柱轻声的敲了敲门。

    “谁?”

    屋里传出王小玉好听的声音。她说过,今天她爸妈不在家,这个时候就是她一个人在家里。听到她的声音,刘大柱忽然感觉紧张起来。

    “小玉,我,是我啊。”

    “你谁?”

    “我是大柱。”刘大柱压低声音的说,很担心左邻右舍听到了说闲话。

    王小玉站在门里面,从门缝朝外面看了看,发现在月光之下站着的,果然是刘大柱。她连忙拉开门栓,打开了大门。

    “大柱,快进来。”她的脸有些红,在月色之下,还是那么的明显。

    王小玉虽然已经是过来人,但是刚刚结婚老公就外出打工了,这都大半年的时间还没回来,对于她这样的年轻媳妇来说,想男人是肯定的,再说她从小就跟刘大柱在一起玩,对他也有种特别的情愫在里面,在这样的夜里看到他来了,她的心里产生了一些萌动。

    把门关好,王小玉看了一眼站在门边发呆的刘大柱,她也没做声,然后就转身朝房间里面走去,弄得刘大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只是想来给她换药,顺便求她去镇里帮自己买些银针回来,可没有别的想法,但没想到王小玉直接进房间了。

    “进来啊……”

    进去等了一会,发现刘大柱没有跟进去,王小玉柔柔的喊了一声。

    “呃,来了。”

    刘大柱尽量的保持淡定,拎着自己的医药箱朝里面走了进去。

    走进去一看,吓得他直接退了出来,鼻血也瞬间流了出来。没想到王小玉已经趴在那里,裤子都脱了。

    “喂,你干嘛呢?”

    发现不对劲,王小玉喊了一声。不是要换药吗?不脱了怎么换,她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这个时候光线比较暗,而王小玉趴在那里,皮肤又是特别的白,让刘大柱根本不敢靠近。

    虽然医者父母心,只要是真心为病人好,就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此时刘大柱还是忍不住的想多了。

    “小,小玉啊,膏药我,我放门口这里,你自己过来拿进去贴吧。”

    刘大柱话都说不全呼了,浑身都热,好像被惹毛了,站在那里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柱,你怎么了呢?我怎么贴的到那地方,你快过来……”

    好死不死的,王小玉还偏偏有些撒娇的意思,眼睛好看的朝他眨了眨,这一电放过去,麻的刘大柱顿时无力,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扑哧……”看到他那个呆样子,王小玉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怎么了呢?有你这样的么,还说是医生呢?”

    “呃,这个,我,我这就来……”

    刘大柱艰难的扶着门框站了起来,擦去鼻血,步伐沉重的,夹着腿朝她那边走过去,这短短的距离,对于刘大柱来说,就是最艰巨的考验。

    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好几遍金刚经,才感觉心情稳定了一些,虽然看着趴在那里的王小玉,还是有些冒火,但最终擦了一把汗,哆哆嗦嗦的伸手过去,小心的给她揭去旧膏药,又检查了一下,然后换了一张新药。

    “好,好了。”

    换好药之后,刘大柱的头上已经大汗淋漓,总共才十多分钟,但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了,他连忙伸手擦了一把汗。

    “大柱你怎么了,出那么多汗?”

    这时王小玉已经穿回了裤子,坐起来看着他,脸蛋微红的问了一句。

    “呃呃,没啥,就是太热了,这天,真特么的……”

    刘大柱很想立刻就走,但是自己的事情还没有说,他也只有继续和惹人的王小玉呆在她房间了。

    “大柱,谢谢你专门来看我,我已经好多了,没事了。”

    王小玉站了起来,还扭了扭,证明她已经好了。因为天气热,她穿的很薄,领口也是比较低的那种睡裙,刚刚趴着还没注意,这一扭起来,感觉那里的山峰就有些颤颤巍巍的,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她就长那么大了,果然女孩和女人是不一样的。

    王小玉不胖,但是她那里就感觉很胖,看着让刘大柱又有些口渴了,连忙把目光移到了一边去,端起王小玉刚刚倒好的一杯水,一口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好了一点点。

    “咳咳咳……”

    假装咳嗽了几声,掩饰一下尴尬的表情,然后就打算说正事了。

    “小玉,你明儿去镇里吗?”

    “怎么?你也去吗?你去我肯定陪你逛逛。”

    “不不,我不去,就问问你。”刘大柱连忙摇头。他可不敢跟她一起去镇里,万一被熟人看到了,那怎么好意思,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去镇里,在诊所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不敢离开石头村的。

    “我啊,随便。”

    王小玉说完之后,就头微低的看着刘大柱,等着他说话。

    他虽然是山里小子,但却是老实可靠的人,而且还懂医术,虽然还没出师吧,但已经考到了行医资格证。像这样的小伙子,对于一般的山里妹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他的身体也很壮实,这时王小玉也被他惹的心跳加速了。

    “小玉,我想……”刘大柱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王小玉迷人的眼睛。

    “说呗,什么事,都行。”没等他说完,王小玉就紧张的回了一句,这时她的头低的更低了,腿微微的分开,心里跳的越来越厉害。

    看到她的样子,刘大柱差点忍不住,但是想了想,还是继续把话说完。“那个,我是想请你明儿去镇里,帮我买一盒银针回来,针灸用的那种。”

    听了这句话,王小玉才知道自己想多了,不禁有些失望:“哦,这事啊,行吧,明天我给你带回来。”她正打算回镇里一趟,要不是摔伤了,她今天就已经走了。

    “谢谢小玉,这是钱……”

    刘大柱连忙站起来,从衣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钱,塞到她的手里,转身就往外面走,到了门口,他又不放心的停了下来。“那个,小玉你别忘了啊。”

    “放心吧。”王小玉说完,还朝他故意翘了翘嘴唇,吓得刘大柱转身就跑,刚刚出了门口,一个趔趄,差点一跤摔死去。

    看到他那个样子,小玉捂着嘴笑了起来。他还是那个样子,胆小如鼠,一点都没有变,要是当年他能够胆子大一点,也许她早就跟他有一腿了。

书名:山村名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山村名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国际教育国内推荐

  • 山村小子猎艳记10章

    原标题:山村小子猎艳记10章小说名称:山村小子猎艳记第十章但是高蛋蛋太兴奋了,兴奋的忘记了警惕,他没有想到后边有人会跟着自己。后边跟着的人正是高愣子,他被高蛋蛋闷了一棍,真是窝气带憋火啊,自己竟然被小毛孩子给欺负了。他本来跑出来后就想找把刀子杀了他们,可是等他冷静下来一想,不行,这样杀人是犯法的,而且自己也太明目张胆了,他左思右想,突然想出一个好主意,既可以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又不容易被人发觉。于是他就在秀娥家不远的地方潜伏了下来,眼睛盯着秀娥的门口,一眨也不眨,即使出来只老鼠,估计他都能分出一

  • 逍遥医圣10章

    原标题:逍遥医圣10章书名:逍遥医圣第十章小女孩的父亲叫王大柱,是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其实他也是从吕梁镇走出来的。老婆张晓红,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小女孩的名字叫王子涵,现在趴在自己的爸爸的怀里,嘴里还喊着:我要跳下去,我要跳下去。王二狗感觉到一阵阴气袭来,于是盯着女孩看了看,他发现这个女孩身上竟然有一股阴气。王二狗说道:“大哥,你女儿有点不对头,好像是被鬼附了身了。”王二狗说着右掌放在了王子涵的额头上,输入了一股灵气进去,瞬间王子涵象换了个人似的,说道:“爸,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 春风不及伤你情10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伤你情10章小说:春风不及伤你情第10章谋我的财害我的命谁知我的话音刚落,赵梅竟双腿一弯,“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小希,妈求求你,原谅小宇吧!”她抱住我的右腿,声泪俱下。这阵仗我以前从未见识过,一时有点慌张。“阿姨……”我赶忙弯下腰去扶她,“有什么事咱们站起来说行吗?”赵梅的身形虽然比我娇小,但她从前干过许多年的农活,力气是我的好几倍,任凭我怎么去拉去拽,她的膝盖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样,始终无法分开。“你要是不答应,妈就不起来!”她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我耗下去。我的脾气很倔,讨

  • 爱如夏花,情深荼蘼10章

    原标题:爱如夏花,情深荼蘼10章小说书名:爱如夏花,情深荼蘼第10章牲口一样屠宰掉三个月来,他无数次在梦中看见过孩子的影像,牵着他的手,甜甜叫着他爸爸。他甚至动摇过,为了孩子,即便不能给她爱情,至少让她永远留着白太太的头衔。可是他却忘了,这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是个没有心的恶毒贱人。嗜血的大掌,狠狠掐住细白的脖子,他嘶红了眼,每一寸面部表情都因为盛怒扭曲起来。“叶微凉,我说过,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保下这个孽种!”脖颈间喘不上气的钝痛让她的嗓音如灼火般嘶哑。她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却陌生的俊脸,泪水滑出眼眶,模糊

  • 铁血战狼10章

    原标题:铁血战狼10章小说:铁血战狼第10章追我的机会夏天与陆无邪离开了会所,坐在车上默然无语。夏天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这是她调任腾扬药业总经理的第一天,这个合同也是她的第一个项目。滕天扬将这件事,当成是对她的第一次考验,她雄心勃勃的想要为腾扬药业,敲定这份合同,结果却出师不利,直接就被淘汰出局了。甚至,连走上谈判桌,与对方交锋的机会都没有。她紧紧握着拳头,虽然喀斯尔皇子与长河药业明天才会正式签约,只要没签约,那就还有机会,但她却知道已经完了。陆无邪与喀斯尔皇子的冲突,她虽然听不懂,但也能看出其

  • 若无爱,何言欢10章

    原标题:若无爱,何言欢10章小说书名:若无爱,何言欢第10章陆南望你有病啊被沈长风这么一提点,陆锦瑟穿着粉色小洋装,扭头就走了。不和时安一般见识,不自降身价。时安长舒一口气,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落下了帷幕,除了心累还是心累。“走吧,跟我出去。”沈长风对时安偏了偏头,示意要把人带出去。“跟你出去你就告诉我我哥在什么地方?”时安半信半疑地看着沈长风,他长得太过温和,以至于时安总觉得他会对她留有情面。沈长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率先往宴会厅出口走去。时安捉摸不透,只得跟上。她必须得到时坤的下落

  • 最美不过遇见你10章

    原标题:最美不过遇见你10章小说:最美不过遇见你第10章人也要给你?第二天,婚姻登记处门口。我下了出租车,向台阶上飞奔,远远地看见裴瑾年在花坛前,悠闲地看着正在花间飞舞的两只蝴蝶。他今天一身黑色西装,雪白的衬衫,红色条纹的领带,看上去英姿勃发,神采奕奕。“你干嘛穿这么正式?其实就是个假……”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跟前。裴瑾年唇角一勾,“难道你希望一个义渠王那样扮相的人出现在你的结婚证上?”噗,他可真会设计形象,《羋月传》里装束介于犀利哥和丐帮帮主之间的那个人,据说扮演者演完那部电视剧后,洁癖都治好了

  • 娇妻的谎言10章

    原标题:娇妻的谎言10章小说名称:娇妻的谎言第十章南天虎那男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年逾古稀的样子,精神矍铄,穿着一身黑色唐装,板着脸不苟言笑,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物。“我告诉你,你知道你踢到哪块铁板上了么?咱们黑白两道通吃的,知道我们这儿的黑帮,都是谁一手打出来的天下吗?那就是咱虎哥,不说当地黑帮,就是全国黑道,虎哥也是响当当一号人物。”小黄毛介绍得滔滔不绝,活像那个牛逼人物说的是他一样。听到这么厉害,我震惊的打量了几眼面前的这个老人,已经年逾古稀了,头发都成地中海了,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说实

  • 倾心相遇缘今生10章

    原标题:倾心相遇缘今生10章小说书名:倾心相遇缘今生第10章:莫非想勾引我空气中流通着诡异的成分,司徒雅不敢回头,等着身后的男人发飙。等了很长时间,才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跟我上来。”她随着他上了楼,进了房间后,他愠怒的脱下身上的西装,往床上一扔,猛一回头:“你对我很好奇吗?”司徒雅深吸一口气,如实回答:“有一点。”“为什么对我好奇?”他挑眉:“爱上我了?”“没有。”上官驰冷哼:“没有就好,别说我没提醒你,爱上我就等于爱上魔鬼,如果你可以承受得了阴暗地狱的痛苦,那你就继续好奇吧。”“有好奇心很正

  • 收不住的思念10章

    原标题:收不住的思念10章小说名:收不住的思念第10章离开我你什么都不是听见旁边的人要报警,林丽珍半点忌色也没有,反而扯开嗓门:“你们知道什么就这样乱打抱不平?我告诉你们,这个女人可是出名的歹毒下贱,三年前她是杀人犯,为了勾引我儿子,亲手把我怀孕四个月的儿媳推倒,导致她流产!”林丽珍颠倒黑白的功夫一流,随着她这样一说,风向马上跟着改变了,所有人都鄙夷的看着叶梓潼:“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歹毒!”叶梓潼气得浑身发抖,本来想息事宁人走人的,因为林丽珍的挑衅她抓起手机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很快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