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生理常识 > 正文

总裁夫人不要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12 22:27: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夫人不要跑

你还是为了他

杨晨抬头看着她。163性健康网

夏惜没能说完,叹口气说:“好,你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说。”

杨晨却不再动手了,依然直直的看着夏惜,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夏惜看着杨晨,又叹了口气,“阿晨,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过你,是吗?那你可记得我为什么答应帮你?”杨晨不答反问。

时间似乎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五年前。

“杨先生,我答应嫁给你,帮你做事,你答应救她。163性健康网

“好。”

是啊!自己答应他帮他做事,他答应自己帮自己治疗自己的母亲,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这样做了,可是,自己似乎一直都没为他做过什么。

“阿晨,只要你救我妈这一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哦?”杨晨似乎更平静了,眼里没有一丝波澜,让人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什么都愿意?是吗”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那好,以后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好。”夏惜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回答了他,她的语气很平淡,淡的好像这是一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事情一样,堂堂少夫人变情人,这是多么的讽刺,可在她看来却并没有什么。163性健康网

杨晨却突然低头吃饭,一句话都不说。

夏惜看着杨晨低头吃饭的样子一阵辛酸,突然拦住他夹菜的手,低声说:“对不起,我知道不好吃,别吃了。”

他啪地把筷子甩出去,脱口而出:“让我吃的也是你!不让我吃的还是你!我做什么你都这副死样子,夏惜…我对你是不是只有这么点利用价值?”

夏惜却急切地看着杨晨,越说越快,“母亲是我的命,我只有她了。”

“好,我可以帮你,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阿晨你……”夏惜却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杨晨,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履行承诺是怎么一回事。

她把手覆在自己的上衣上,一个一个的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

可她的这一举动却完全激怒了杨晨。推荐http://www.163xjk.net/

“啪”

杨晨一巴掌打在了夏惜的脸上,“夏惜,你就这么贱?”

“啪”

又一巴掌打在了夏惜的脸上,“你为了他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夏惜却站在原地,一语不发。似乎被打的不是她,似乎她已经感受不到疼了。

“夏惜,你怎么那么贱呢?你是不是还想着等他回来和他在一起呢?”

“我没有。”夏惜矢口否认,她真的没有这样想过,从来没有,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活着。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个女人。”杨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甩在了夏惜的脸上。推荐http://www.163xjk.net/

那张照片,夏惜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就在杨晨以为夏惜不会说话的时候,夏惜居然张口解释了,“阿晨,她是我妈。”

杨晨紧握双拳,无法控制愤怒一拳打在在桌子上,菜撒了一地:“我对伯母仁至义尽!这些年来,昂贵的药费最好的配备,我哪一点对不起你,夏惜,我一直以为只要我默默的在你身边守护你,总有一天你可以看见了,但我没想到,你根本就是个没心的人。”

夏惜默不出声,她不想和他吵。

可是她平静的表情在杨晨眼里只能让他更生气。好像他是个小丑一样,他突然站起来,便要往外面走,尽管如此,他还是怕自己的怒气伤了她。

夏惜却突然疯了一样的爬过去抱住了他的腿,乞求道:“阿晨,求你,求你救她。总裁夫人不要跑全文在线阅读

杨晨弯下腰用手勾起了夏惜的脸蛋,却见她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她永远都是这样,对自己不在乎的人残忍的可怕。

“求我?凭什么?她是我的谁?”

?杨晨一怒,甩开了夏惜,口袋里的照片在拉扯下全部散了出来。

?屋里虽暗,夏惜还是看清了照片上的人,那是她的父母,她的姐姐,还有她妈。

“你调查我?”夏惜扬起脸问道。

????????可是杨晨却狠狠盯着夏惜看,说:“允许你骗我就不允许我调查你,夏惜你也太自私了,想求人帮忙,就该有个求人的样子!这次别想让我帮你!”说完杨晨又继续踏着步子往外走。

?眼看着杨晨就要离开,夏惜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澜,她追过去一把拉住他:“阿晨!”

他站住了,却气得扬手甩开她,动作极大,头也不回地吼:“你太过分了!”说完他指着照片说,“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她是谁?”

她是谁?杨晨就是这么聪明也这么残忍,时时刻刻提醒着夏惜,“她真贱!”她是谁?她是全夏的妈妈。

我答应你的条件

夏惜被他推得崴了脚,滑在一地碎玻璃里。

她倒在地上,觉得自己胳膊好像扎到了碎片,但是心里却静得可怕。

她甚至不觉得生气,也没什么不能忍的。

她只是觉得只要能救她,哪怕把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尊都踩在地上,她都不在乎。

她捂着胳膊慢慢坐起来,把周围的碎玻璃踢开,然后过去捡起了那些印着自己家人的相片,翻出一张,指着照片上的人对杨晨说道,“这张,是我妈,这张,是我爸,这张,是我姐,这张,是,是全夏的妈妈。”

杨晨看着夏惜的动作,她被这么欺负也不哭,也不和他吵,甚至不争辩。

他成心羞辱她,让她去捡印满她家人的照片,她也真的就去了。

夏惜穿着白色的半身裙,胳膊上的血轻轻滑落滴在在白色衣裙上,很快便渲染了一片,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刺眼。

他心里像有东西轰然碎开,硬生生剐出一个洞。他脑子里嗡嗡作响,全都是当年看到她的样子。

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还是很好的朋友,那一次,自己不小心割伤了她的手,她不哭也不闹,就像今天这样,不过,当时她的脸上全是骄傲的色彩,好像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样。

可是,今天,她就这样,这样随随便便的丢掉了自己的自尊和她一向在乎的家人,夏惜,你果然够狠。

杨晨看着她的动作。他低头拿报纸把她周围的碎玻璃都扫开,然后蹲下身,就在她身后。

夏惜不回头,低声说:“我都听你的,只要你肯帮我救她。”

他伸手从背后将她整个人都抱住,死死贴在怀里。

夏惜也不拒绝,似乎是没必要了,似乎是觉得不在意了。

“小惜,只要你肯接受我,我就会像他一样对你好的,你摸摸这里,它一直都为你而跳动。”

“阿晨!”夏惜反手抱住了杨晨,“太晚了!我不想耽搁你。”

“夏惜,可是你已经耽搁我了。”

“阿晨,我们离婚吧!”夏惜低着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可又不敢抬头去看杨晨的表情。

“离婚?”杨晨有一丝的诧异,“夏惜,你做梦!”说完甩门而出。

夏惜拿着偷偷藏起来的照片,看着自己一直爱的人,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全夏,你在哪里啊?”

夏惜真的是一个很贱的女人,她宁愿被人欺侮,被人骂,也不愿意被不喜欢的人宠着。

这场婚姻本就是一个闹剧,身份不同的两个人走在了一起,本就不合适,再加上夏惜又是这样的性子,杨晨注定受伤害。

可是杨晨不在乎受伤害,夏惜也不在乎,所以他们就在彼此的世界里互相伤害。

谁也没说过疼?可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傻子,明明可以一起幸福,却非要彼此折磨,让彼此都被伤的遍体鳞伤才算尽头。

夏惜傻,她看不到她身边她该爱的人,杨晨更傻,傻傻的帮着自己爱的人折磨自己,放眼天下,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了。

她是我的情人

一早,杨晨便从外面回来了,身上有着淡淡的酒味,夏惜看的出,他喝酒了,而且还喝的不少。

杨晨摇摇晃晃的走上楼梯,一个不慎,差点摔倒,正在吃早餐的夏惜便走了过去想要扶起他。

他却甩开了夏惜的手,扶着栏杆走了上去,等到他下楼的时候,夏惜已经用完了早餐,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新闻。

杨晨看也不看夏惜一眼便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夏惜,我要你做我情人,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秘书。”

他的声音不大,却可以让大厅里正在忙活的人都可以听到。

堂堂少夫人变情人?有的人高兴,有的人落寞,有的人无奈,却没有人心疼。

这便是社会,多情又讽刺,滥情却又孤独。

杨晨走了出去,他不再留意,不再在乎夏惜的感受。

然而,夏惜也不在乎,只要可以救她的妈妈,要她做什么都行,夏惜不在乎众人的看法便追了上去,她就跟在他身后,他走一步,她就挪一步,他加快速度,她就开始小跑,他停下,她就不动。

最终,他不得不停下,转身看她,勾起一抹冷笑:“怎么?你是要这个时候履行自己的职责?”

他不愧是A世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说话一针见血而且还极不好听。

夏惜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出自己不得不向现实妥协的目的:“你帮我救她,我就做,做你的情人。”

杨晨总算明白了这丫头的目的。

还是为了他……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目的,可是,她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哪怕之前为了救人和自己结婚,她也是无比光彩的,是什么,让她失去了尖利的爪牙,又是什么,褪去了她身上长满傲气的刺?

他不敢想象,是自己,逼她成了这样。

杨晨淡淡一笑:“我答应。”

一辆加长版的豪车从杨宅驶出,停在了杨氏公司的门前。

顿时,大厅前的人都愣在了原地,开始欢迎他们的老板。

杨晨依然那么光彩照人,他率先下了车,站在车外,夏惜也不迟疑,也跟着他下了车。

“老板好!”

所有人都热情的跟杨晨打着招呼,同样用仇视的眼光盯着夏惜,很明显,她们不知道夏惜的身份,杨晨也从来都没有说过。

“夫人,这是您的位置。”

夏惜刚想要道谢,杨晨却怒气大发,“在这里,她只是个秘书和我的……”

“杨晨!”夏惜怒道。她可以允许他踩在自己的自尊上,但她不能允许他毫无止境的侮辱自己。

“怎么?受不了了?”杨晨反手抱住夏惜的身子,手不安的乱窜。

“没,没有。”他的触摸,他的温度,他的呼吸都让夏惜有种……

失神之间,有人敲门,杨晨的手下送进来一份起草好的文件。

杨晨已经坦然自若的松手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挑眉将文件粗略浏览了一番,随即放到夏惜面前。

“这是为期两年的情人契约。”

十五分钟后。

夏惜呆呆地看着白纸上苍劲的字体组成的句子:“随时随地?”

“怎么?不行?”男人修长的身子站在她面前,优雅地扣上钢笔的盖子。

话中的威胁意味十足。

夏惜只有接受,别无它法。

执你之手 没有偕老

杨晨平静如水的眸子落在娴静的女人身上:“既然我们彼此对这场婚姻都看的很清晰,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确实合作愉快。

夏惜为了别的男人把自己卖给了自己的丈夫两次,但愿,她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已无退路,她伤了他便是断了自己的路。

不过,为什么听着从他口里说出的这几句话时,她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痛感。

夏惜长的睫毛扑闪出一道暗淡的影子,终于将自己变成了一场交易,这是她曾经最不希望看到的,可此时她却觉得自己走近了杨晨制造的一张网中,莫名觉得自己逃不掉也躲不过。

她明白,其实,很早以前,她就把自己给卖了。

杨晨看着故作坦然的夏惜,看着她明明一切慌乱却隐忍坚强的性格,心里不由得紧了紧,他承认,这一瞬间,他在心疼她。

其实,从认识她的那一刻,他就没有一刻不再心疼着她,只是,她不需要罢了。

杨晨炙热的目光放在夏惜的身上,她顿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尴尬之于,夏惜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从五年前,夏惜便换掉了以前的手机号,与认识的人都断绝了联系,她的手机上好像只有一个人的手机号,那就是――杨晨。

夏惜接起电话,是妈妈,妈妈的声音依然那么好听,妈妈依然没变,可是夏惜却不是以前的夏惜了。

“小惜,妈听人说你结婚了?”夏妈妈第一句话就说了这个,没有问她怎么样,也没有问其它的,看来是有人故意告诉她的。

夏惜看向了正在低头办公的杨晨,然后才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嗯。”

电话那头没有再说话,只留下叹息。

“你结婚了也不告诉妈妈一声,还要妈妈从外人口中知晓,你姐姐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电话那头的妈妈显然有点生气:“不管怎样,我想和他见一面?”

夏惜虽然纳闷妈妈说的姐姐也是这样是怎么回事,可头脑还是清楚的,她明白,一定不能让妈妈见到他,否则,一切都瞒不住了。

顿了顿,夏妈妈败下阵来:“这周日回来吧!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夏惜匆忙拒绝:“不不不,不用!妈妈,他很忙的……”

正在办公桌边的杨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夏惜的身后,他一把夺过夏惜的手机,温柔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妈,周日,我会和小惜一起准时回去的,您放心吧!”

然后两人又聊了很久才挂了电话,不过可以看的出夏妈妈的心情好了许多,夏惜虽然好奇杨晨给妈妈说了什么,不过此时此刻,她更关心的是周日的家宴。

正是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她才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她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所有人都可以欺侮她,但她就是不想,不想让自己的家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变了,如果可以,她还是想做他们记忆里的样子,虽不能一起偕老,但至少她陪他们一起走过。

你是我的心

杨晨挂了电话,也不看夏惜,也不跟她说话,就又返回了刚刚坐的位置继续办公。

秘书?夏惜没做过秘书,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索性就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痴痴的发呆。

她没注意到的是,看似在工作的杨晨却在偷偷的看她,渐渐的,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样平静的待在一个空间里,看来,这次他的决定是对的。

“走了。”杨晨从夏惜身旁走过,一言不发地回了家。

夏惜抿唇,跟在他身后回了家,似乎现在去问他为什么要那么跟妈妈说不合适,她还是想问问,尽管刚刚他解了自己的困局。依妈妈的性格,如果不把杨晨带回去的话,她极有可能一气之下不认自己这个女儿,可是回去了就真的好吗?

夏惜还是没有问出来,她觉得时机不够。

一回去杨晨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出门。

杨妈叹息一声:“夫人,您去劝劝先生吧,他一直在喝酒。”

他在喝酒?他为什么要喝酒?????????夏惜抿唇,将手心里的书放下:“我去看看他。”

尽管她十分努力与他划开界限,可是不管她怎么做,好像都不能与他划开界限。

她还是做不到不关心他,毕竟他曾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收留了自己和全夏的妈妈。

书房里,铺天盖地都是烟味和酒气,夏惜心里一紧,可看他独自坐在大班椅上背对着她的落寞样子,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他好像睡着了,夏惜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拿过一张毛毯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

?????刚要转身离开,杨晨却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唇便要往夏惜身上凑。

夏惜用了全力去挣扎,还是挣扎不开:“阿晨,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杨晨抬起迷离的眸子,看她:“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我就要喝怎么着?”

杨晨真的醉了,最起码在夏惜看来是这样,结婚五年,她从来没有见他喝过酒,不是的,应该说,结婚五年自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所以他做了什么夏惜都不知道。

可是,喝酒伤身?

夏惜气急,一着急就口不择言:“我是谁!我是你老婆行不行!”

杨晨却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慢慢逼近夏惜,目光迷离,脚步轻晃,说出的话似清醒又似迷醉:“老婆?你喜欢过我么?会爱我么?会承认我们的关系吗?老婆?”

承认我们的关系?原来这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男人在生气,生气自己没有告诉父母他们结婚了,夏惜一笑,刚想要伸手去……

突然,全夏的影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小惜,你等我,一定要等我,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全心说她哥结婚了,可是夏惜就是固执的不信,虽然七年前是自己先放开了全夏的手,是自己没有跟他走,可是她就是觉得全夏不会和别人在一起。

毕竟多年的感情,多年的美好,任谁也没有办法随随便便的抛弃。

她一直固执的认为,只要自己没有亲眼看见,她就不会相信全夏真的娶了她人。

杨晨湿热的酒气喷洒在夏惜的颈窝,男人在她耳边的呼吸不急不缓,却带着浓重的危险的气息,让她已经彻彻底底的陷入了他的漩涡,他的呼吸让她无法思考,屏住呼吸:“阿晨,你冷静,你醒醒!”

“别吵……”他抬了抬眼皮,声音低沉喑哑。

他放开了她。

在她觉得劫后余生的时候,杨晨却猛地将她打横抱起,长腿腾腾腾地进了出了书房进了卧室。

“杨晨——!”被他扔到柔软的大床上之后,夏惜试图叫醒他:“你喝醉了!”

“砰——”门被关上,男人的气息渐近。

几乎是毫无预警地,她被他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阿晨你喝醉了……”身体被他坚实的身子压着,夏惜呼吸不畅,几乎是本能地挣扎着,尽管她事他的情人,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夏惜首先想到的便是她是他的情人而不是其它的什么,可是,就算她再倔强,怎么能够挣脱得了他强悍的桎梏?

可是杨晨压根不听她的话,手顺着小腹附上了她的,眼看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扯掉,夏惜把心一横,垂下头去咬他的手。

咬得疼了,他放了手,可是眸底的火焰却越来越盛,将要把她吞噬一般。

疼痛让他的神经更加兴奋,他又要去扒夏惜的衣服。

再次被强暴,夏惜眼眶红着嘶喊:“杨晨!你醒醒!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干什么?”杨晨冷冷一笑,“我在做情人该做的事情。”

情人?全夏的妈妈,这么一想,夏惜刚刚还在挣扎的身子竟然软了下来,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夏惜羞耻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以为杨晨会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

“小惜,别哭。”杨晨吻上了夏惜的泪。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对你,我也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孩子,可是,小惜,我是真的喜欢你。”

“小惜,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我就这么让你觉得丢人吗?为什么不告诉你的家人我们结婚了?”

“小惜,你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出卖自己的尊严,为什么就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接受我呢?”

“小惜,你是真的没有心吗?”

我知道痛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十分的平静,夏惜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都没有见过杨晨,杨晨也刻意的避开她,他们的平静似乎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前奏。

杨晨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夏惜也忘了,这几天在公司都没有见过他,有人说他出国了?有人说他在和某某明星在度假?有人说在巴黎看到他了?还有人说他是为了美人君王不早朝?

巴黎?那是个美好的地方,夏惜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便是飞到巴黎,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机会去。

直到周日,就在夏惜以为他已经忘了那件事,他不会回来和自己一起回家赴宴的时候,杨晨出现了,而且红光满面,从他衬衫上没扣的两颗扣子看过去,他的身上居然有浅浅的吻痕。

就在夏惜全心全意等着全夏的时候,她爱上了杨晨,她甚至不知道那叫不叫爱。

她只知道,如果失去了杨晨的消息,她会心焦;如果听见杨晨和某某人在一起,她会难过,甚至还有点吃醋。

就在她以为她爱上了杨晨的时候,全夏就会及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警惕着她,“小惜,你说过你只爱我的。”

是啊!她爱了全夏七年,等了她七年,这份爱太不平凡了,也太不容易,他们努力很久才走到了今天又怎么能轻易放弃……

这世间就是有这么一种感情,明明不爱了,却因为这份爱爱的太苦爱的太累,为这份爱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而舍不得放弃。

杨晨好像在打电话,低沉悦耳的声音温柔地响起:“妈,我和小惜马上就到。”

夏惜还在愣神,杨晨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了夏惜的面前。

虽然他在进门的那一刻已经挂掉了对方的电话,可是夏惜还是清楚的知道他在和谁通电话。

她很清楚,如果今天不能把他带回家,她会面临着什么,所有人的嘲笑,父母的决裂,她的家乡是个小地方,镇里稍微有点不平凡的事情所有人都会知道,更何况是夏家女儿嫁了一个大富豪的爆炸新闻呢!

杨晨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夏惜,半晌,夏惜薄唇里吐出了几个字:“谢谢你啊。”

“谢什么?”杨晨终于抬眼看了一眼夏惜,一板一眼地问。

听到这话,夏惜心里居然有些不是滋味,是啊!谢什么?难道要谢他愿意和自己回家?可是女婿陪出嫁的女儿回家看父母不是件平常的事情吗?

??“谢谢你和我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她当真这么讨厌自己,连一个家字都不愿意说?谢谢,平常的夫妻哪里需要这般客气,就是稍微熟一点的朋友都不会这样说话,原来在她心里,自己和她连朋友都不是。

杨晨微微一愣,立马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表情,就是淡淡的,冷冷的。

杨晨手长脚长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垂眸将她笼罩在视线里,似乎轻而易举就能将她擒获。

“你去收拾一下吧!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便转身,留给夏惜一个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夏惜心里居然有点不痛快。

这不知道是多久都没有的情绪了,这些年来,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心痛,愤怒。

被人欺负,她也不知道还击,就在她以为,以后自己不会再痛了的时候,她还是心痛了。

总裁夫人不要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夫人不要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国际教育国内推荐

  • 爱太深,终成劫3章(第3章 不宜剧烈运动)

    原标题:爱太深,终成劫3章(第3章不宜剧烈运动)书名:爱太深,终成劫第3章不宜剧烈运动苏沫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目光怔愣的看着蒋修远离开的方向,无声中,只有冰冷的眼泪缓缓地往下流着。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结婚一年的丈夫,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都不如那个女人重要。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沫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个人影,是别墅里的佣人李婶。李婶虽然听到了刚才的声响,却没想到眼前的情况竟然会这么的触目惊心,她立刻离开,重新拿了一张毯子回来盖在苏沫的身上。然而盖上去的瞬间,她看到有红色的血液从苏沫双腿间

  • 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3章(第三章: 卑劣的阴谋)

    原标题: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3章(第三章:卑劣的阴谋)小说名字: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第三章:卑劣的阴谋房间静悄悄的,只剩下宋婉婷一个人坐在床边呆呆的怔神,宋婉婷心里明白,今晚厉明远肯定是不会回来了,对于他来说,如果他选,他宁愿让所有人看到他瘫坐在轮椅上的狼狈也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更何况是日夜相处。冰冷没有一丝人气的房间,不由得让宋婉婷想到了监狱,就算是监狱,也有囚徒高声嘶喊向狱卒挑衅的声音。,可是自己,却无从呐喊。衣柜里鲜艳的衣服早就已经落满了灰尘。再也看不出本来的艳丽。宋婉婷挑出一件自己曾经最喜欢

  • 十里柔情不如你3章(第3章 :她的婚姻竟是一场阴谋?!)

    原标题:十里柔情不如你3章(第3章:她的婚姻竟是一场阴谋?!)小说:十里柔情不如你第3章:她的婚姻竟是一场阴谋?!次日上午九点。叶清柔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色连衣裙站在叶家的门前,她整理了一下衣领,刚刚准备敲门,里面就传来了叶清琳和叶父的对话。“爸,明天施家就要来认女儿了,你说我会不会被拆穿啊?”施家?目前北城里最具威望的家族,家大业大多少人抢着和他家做生意,他家为什么会来叶家认女儿?叶清柔的心里一阵迷惑。“不会的,叶清柔她的胎记已经没了,给你做上胎记的那个医生也退休了,不会有人知道的。”叶父胸有成竹

  • 情愿一生爱如初3章(第3章 和你那个死妈一样歹毒)

    原标题:情愿一生爱如初3章(第3章和你那个死妈一样歹毒)书名:情愿一生爱如初第3章和你那个死妈一样歹毒辛柏初扯唇一笑,“怎么会,我把她照顾的格外好,不信你问她?”“是真的吗,小愿,告诉姐姐实话。”许愿勉强撑出一个笑意,“是,我很好。”许佳诺似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走,陪姐姐到那边聊一会,柏初去替我办手续,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许愿一愣。她痊愈可以出院了?她要回哪个家?辛柏初曾经警告过她,他们只领了证并未公之于众的婚事,不能透露给许佳诺半分,那么,许佳诺这一出院,她这个隐婚妻子又该如何自处……似

  • 深情一片似水流年3章(第3章 抱歉,我不爱你了)

    原标题:深情一片似水流年3章(第3章抱歉,我不爱你了)小说:深情一片似水流年第3章抱歉,我不爱你了第二天。尹清柠醒来以后,感觉浑身疼痛,身上全是淤青,像是被车撵过一般的疼痛。想起昨天的事,尹清柠忍不住想要骂白慕宸:混蛋,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就是个禽兽。身上的疼痛并不算什么,让她心痛的是白慕宸昨天的话。既然他那般厌恶她,那她放弃好了,她真的累了。这样想着,她勉强撑起身子,拿起手机给白慕宸发了条短信说离婚的事。彼岸集团。白慕宸正在开会,突然传来了一声手机的响声。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知道,白慕宸在

  • 执迷不悟3章(第3章 绯闻上了微博)

    原标题:执迷不悟3章(第3章绯闻上了微博)书名:执迷不悟第3章绯闻上了微博陶雨墨撑起酸痛的身子,艰难地从床上起来,走了出去。这是莫家为他们准备的婚房,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陶雨墨看到,房间是个复式,布置得很温馨,而且,莫凌川似乎之前就在这里住过,房间里有不少生活过的痕迹。她走到洗手间,将自己收拾整理了一番,然后,拿起手机给莫凌川打电话。毕竟,今天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二天,按照宁城风俗,他们得回莫凌川父母那里一趟。电话,在响了第三遍的时候,终于接通了。“谁?”莫凌川的声音透着冷漠。陶雨墨正要回答,就听到

  • 守婚如玉3章(第3章:顾总,你保重)

    原标题:守婚如玉3章(第3章:顾总,你保重)小说:守婚如玉第3章:顾总,你保重顾安瑾慵懒地依靠在椅子上,轻佻的讽刺,“所以呢?”沐凉夕已经习惯了他阴晴不定的样子,自顾自己地拿出那份离婚协议,“顾安瑾,离婚吧。一年了,你想保护的人也保护下来了,我也不想再用婚姻捆绑自己。”顾安瑾看着她推过来的离婚协议,那明晃晃的字眼,他看着就是不爽,不顺眼,还有她那双惨淡的眸子。顾安瑾气恼地站起来,领结被他扯断丢在地上,那份离婚协议更是被他撕碎零落在地上,“沐凉夕,你TM当我顾安瑾是什么人?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

  • 如果我变成回忆3章(第3章 逃跑有用?)

    原标题:如果我变成回忆3章(第3章逃跑有用?)书名:如果我变成回忆第3章逃跑有用?“什么叫卖给你?”夏星茹闻言一愣,挣扎的动作也是停滞了下来。赵臣屹不答,只是趁机拉开了夏星茹的裙子拉链,一双大手长驱直入,在她腰间轻轻揉捏。身下传来的酥麻感令夏星茹羞恼不已,她猛地推开了赵臣屹,对着他甩了一巴掌,“下流!”巴掌声并没有响起。赵臣屹抓住了夏星茹的手冷笑道,“性子这么烈?看来回去以后要好好调教你了。”“我才不要跟你回去!”夏星茹脸色一白,要是真的落到赵臣屹的手里自己还不得被他玩死?越想越恐惧,夏星茹扭过

  • 何所思,何所忆3章(第3章)

    原标题:何所思,何所忆3章(第3章)小说名称:何所思,何所忆第3章而三月的隐忍和淡然,却依然没能息事宁人。那群流氓在一次次打到棉花上后,竟怒急下了狠手,把三月摁在污水沟里,三月满鼻满嘴都是污水,整个胸腔都是浓浓的恶臭味,那一刻,她脑子里闪过的还是逸风的脸,或许这个世界上,对她有特殊意义的人,就只有他了吧。就在三月觉得自己将要撒手人寰的时候,被来接她的何洋救了下来。何洋看到她被欺负的样子,烧红了双眼,上来就跟人拼命。那群地痞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并不打算要三月的性命,也就顺势放了手。何洋看着三月的

  • 此生最好不相见3章(第三章 事后药)

    原标题:此生最好不相见3章(第三章事后药)小说名字:此生最好不相见第三章事后药阳光刺痛了蓝小凌的双眼,她慢慢的醒了过来。翻了个身,她疼得忍不住嘶了一声,下意识的掀开了被子。默默的盯着自己光裸的身体上那布满的,被男人掐捏出来的青紫癍痕,蓝小凌静静的坐在床上。尽管身体疼得要命,可她的内心却完全感受不到这份痛楚,只剩下麻木。“太太,起床了吗?该吃药了。”门外传来管家张妈的声音。蓝小凌没有说话,努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连衣服都懒得拿,就那么走进了浴室里。站在花洒下,任温热的水从头顶淋下来,这时的她才苦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