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生理常识 > 正文

总裁夫人不要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12 22:27: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夫人不要跑

你还是为了他

杨晨抬头看着她。网站163xjk.net

夏惜没能说完,叹口气说:“好,你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说。”

杨晨却不再动手了,依然直直的看着夏惜,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夏惜看着杨晨,又叹了口气,“阿晨,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过你,是吗?那你可记得我为什么答应帮你?”杨晨不答反问。

时间似乎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五年前。

“杨先生,我答应嫁给你,帮你做事,你答应救她。原文163xjk.net

“好。”

是啊!自己答应他帮他做事,他答应自己帮自己治疗自己的母亲,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这样做了,可是,自己似乎一直都没为他做过什么。

“阿晨,只要你救我妈这一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哦?”杨晨似乎更平静了,眼里没有一丝波澜,让人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什么都愿意?是吗”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那好,以后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好。”夏惜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回答了他,她的语气很平淡,淡的好像这是一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事情一样,堂堂少夫人变情人,这是多么的讽刺,可在她看来却并没有什么。网站http://www.163xjk.net/

杨晨却突然低头吃饭,一句话都不说。

夏惜看着杨晨低头吃饭的样子一阵辛酸,突然拦住他夹菜的手,低声说:“对不起,我知道不好吃,别吃了。”

他啪地把筷子甩出去,脱口而出:“让我吃的也是你!不让我吃的还是你!我做什么你都这副死样子,夏惜…我对你是不是只有这么点利用价值?”

夏惜却急切地看着杨晨,越说越快,“母亲是我的命,我只有她了。”

“好,我可以帮你,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阿晨你……”夏惜却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杨晨,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履行承诺是怎么一回事。

她把手覆在自己的上衣上,一个一个的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

可她的这一举动却完全激怒了杨晨。网站163xjk.net

“啪”

杨晨一巴掌打在了夏惜的脸上,“夏惜,你就这么贱?”

“啪”

又一巴掌打在了夏惜的脸上,“你为了他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夏惜却站在原地,一语不发。似乎被打的不是她,似乎她已经感受不到疼了。

“夏惜,你怎么那么贱呢?你是不是还想着等他回来和他在一起呢?”

“我没有。”夏惜矢口否认,她真的没有这样想过,从来没有,她只想安安静静的活着。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个女人。”杨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甩在了夏惜的脸上。原文163xjk.net

那张照片,夏惜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就在杨晨以为夏惜不会说话的时候,夏惜居然张口解释了,“阿晨,她是我妈。”

杨晨紧握双拳,无法控制愤怒一拳打在在桌子上,菜撒了一地:“我对伯母仁至义尽!这些年来,昂贵的药费最好的配备,我哪一点对不起你,夏惜,我一直以为只要我默默的在你身边守护你,总有一天你可以看见了,但我没想到,你根本就是个没心的人。”

夏惜默不出声,她不想和他吵。

可是她平静的表情在杨晨眼里只能让他更生气。好像他是个小丑一样,他突然站起来,便要往外面走,尽管如此,他还是怕自己的怒气伤了她。

夏惜却突然疯了一样的爬过去抱住了他的腿,乞求道:“阿晨,求你,求你救她。网站163xjk.net

杨晨弯下腰用手勾起了夏惜的脸蛋,却见她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她永远都是这样,对自己不在乎的人残忍的可怕。

“求我?凭什么?她是我的谁?”

?杨晨一怒,甩开了夏惜,口袋里的照片在拉扯下全部散了出来。

?屋里虽暗,夏惜还是看清了照片上的人,那是她的父母,她的姐姐,还有她妈。

“你调查我?”夏惜扬起脸问道。

????????可是杨晨却狠狠盯着夏惜看,说:“允许你骗我就不允许我调查你,夏惜你也太自私了,想求人帮忙,就该有个求人的样子!这次别想让我帮你!”说完杨晨又继续踏着步子往外走。

?眼看着杨晨就要离开,夏惜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澜,她追过去一把拉住他:“阿晨!”

他站住了,却气得扬手甩开她,动作极大,头也不回地吼:“你太过分了!”说完他指着照片说,“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她是谁?”

她是谁?杨晨就是这么聪明也这么残忍,时时刻刻提醒着夏惜,“她真贱!”她是谁?她是全夏的妈妈。

我答应你的条件

夏惜被他推得崴了脚,滑在一地碎玻璃里。

她倒在地上,觉得自己胳膊好像扎到了碎片,但是心里却静得可怕。

她甚至不觉得生气,也没什么不能忍的。

她只是觉得只要能救她,哪怕把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尊都踩在地上,她都不在乎。

她捂着胳膊慢慢坐起来,把周围的碎玻璃踢开,然后过去捡起了那些印着自己家人的相片,翻出一张,指着照片上的人对杨晨说道,“这张,是我妈,这张,是我爸,这张,是我姐,这张,是,是全夏的妈妈。”

杨晨看着夏惜的动作,她被这么欺负也不哭,也不和他吵,甚至不争辩。

他成心羞辱她,让她去捡印满她家人的照片,她也真的就去了。

夏惜穿着白色的半身裙,胳膊上的血轻轻滑落滴在在白色衣裙上,很快便渲染了一片,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刺眼。

他心里像有东西轰然碎开,硬生生剐出一个洞。他脑子里嗡嗡作响,全都是当年看到她的样子。

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还是很好的朋友,那一次,自己不小心割伤了她的手,她不哭也不闹,就像今天这样,不过,当时她的脸上全是骄傲的色彩,好像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样。

可是,今天,她就这样,这样随随便便的丢掉了自己的自尊和她一向在乎的家人,夏惜,你果然够狠。

杨晨看着她的动作。他低头拿报纸把她周围的碎玻璃都扫开,然后蹲下身,就在她身后。

夏惜不回头,低声说:“我都听你的,只要你肯帮我救她。”

他伸手从背后将她整个人都抱住,死死贴在怀里。

夏惜也不拒绝,似乎是没必要了,似乎是觉得不在意了。

“小惜,只要你肯接受我,我就会像他一样对你好的,你摸摸这里,它一直都为你而跳动。”

“阿晨!”夏惜反手抱住了杨晨,“太晚了!我不想耽搁你。”

“夏惜,可是你已经耽搁我了。”

“阿晨,我们离婚吧!”夏惜低着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可又不敢抬头去看杨晨的表情。

“离婚?”杨晨有一丝的诧异,“夏惜,你做梦!”说完甩门而出。

夏惜拿着偷偷藏起来的照片,看着自己一直爱的人,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全夏,你在哪里啊?”

夏惜真的是一个很贱的女人,她宁愿被人欺侮,被人骂,也不愿意被不喜欢的人宠着。

这场婚姻本就是一个闹剧,身份不同的两个人走在了一起,本就不合适,再加上夏惜又是这样的性子,杨晨注定受伤害。

可是杨晨不在乎受伤害,夏惜也不在乎,所以他们就在彼此的世界里互相伤害。

谁也没说过疼?可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傻子,明明可以一起幸福,却非要彼此折磨,让彼此都被伤的遍体鳞伤才算尽头。

夏惜傻,她看不到她身边她该爱的人,杨晨更傻,傻傻的帮着自己爱的人折磨自己,放眼天下,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了。

她是我的情人

一早,杨晨便从外面回来了,身上有着淡淡的酒味,夏惜看的出,他喝酒了,而且还喝的不少。

杨晨摇摇晃晃的走上楼梯,一个不慎,差点摔倒,正在吃早餐的夏惜便走了过去想要扶起他。

他却甩开了夏惜的手,扶着栏杆走了上去,等到他下楼的时候,夏惜已经用完了早餐,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新闻。

杨晨看也不看夏惜一眼便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夏惜,我要你做我情人,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秘书。”

他的声音不大,却可以让大厅里正在忙活的人都可以听到。

堂堂少夫人变情人?有的人高兴,有的人落寞,有的人无奈,却没有人心疼。

这便是社会,多情又讽刺,滥情却又孤独。

杨晨走了出去,他不再留意,不再在乎夏惜的感受。

然而,夏惜也不在乎,只要可以救她的妈妈,要她做什么都行,夏惜不在乎众人的看法便追了上去,她就跟在他身后,他走一步,她就挪一步,他加快速度,她就开始小跑,他停下,她就不动。

最终,他不得不停下,转身看她,勾起一抹冷笑:“怎么?你是要这个时候履行自己的职责?”

他不愧是A世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说话一针见血而且还极不好听。

夏惜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出自己不得不向现实妥协的目的:“你帮我救她,我就做,做你的情人。”

杨晨总算明白了这丫头的目的。

还是为了他……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目的,可是,她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哪怕之前为了救人和自己结婚,她也是无比光彩的,是什么,让她失去了尖利的爪牙,又是什么,褪去了她身上长满傲气的刺?

他不敢想象,是自己,逼她成了这样。

杨晨淡淡一笑:“我答应。”

一辆加长版的豪车从杨宅驶出,停在了杨氏公司的门前。

顿时,大厅前的人都愣在了原地,开始欢迎他们的老板。

杨晨依然那么光彩照人,他率先下了车,站在车外,夏惜也不迟疑,也跟着他下了车。

“老板好!”

所有人都热情的跟杨晨打着招呼,同样用仇视的眼光盯着夏惜,很明显,她们不知道夏惜的身份,杨晨也从来都没有说过。

“夫人,这是您的位置。”

夏惜刚想要道谢,杨晨却怒气大发,“在这里,她只是个秘书和我的……”

“杨晨!”夏惜怒道。她可以允许他踩在自己的自尊上,但她不能允许他毫无止境的侮辱自己。

“怎么?受不了了?”杨晨反手抱住夏惜的身子,手不安的乱窜。

“没,没有。”他的触摸,他的温度,他的呼吸都让夏惜有种……

失神之间,有人敲门,杨晨的手下送进来一份起草好的文件。

杨晨已经坦然自若的松手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挑眉将文件粗略浏览了一番,随即放到夏惜面前。

“这是为期两年的情人契约。”

十五分钟后。

夏惜呆呆地看着白纸上苍劲的字体组成的句子:“随时随地?”

“怎么?不行?”男人修长的身子站在她面前,优雅地扣上钢笔的盖子。

话中的威胁意味十足。

夏惜只有接受,别无它法。

执你之手 没有偕老

杨晨平静如水的眸子落在娴静的女人身上:“既然我们彼此对这场婚姻都看的很清晰,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确实合作愉快。

夏惜为了别的男人把自己卖给了自己的丈夫两次,但愿,她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已无退路,她伤了他便是断了自己的路。

不过,为什么听着从他口里说出的这几句话时,她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痛感。

夏惜长的睫毛扑闪出一道暗淡的影子,终于将自己变成了一场交易,这是她曾经最不希望看到的,可此时她却觉得自己走近了杨晨制造的一张网中,莫名觉得自己逃不掉也躲不过。

她明白,其实,很早以前,她就把自己给卖了。

杨晨看着故作坦然的夏惜,看着她明明一切慌乱却隐忍坚强的性格,心里不由得紧了紧,他承认,这一瞬间,他在心疼她。

其实,从认识她的那一刻,他就没有一刻不再心疼着她,只是,她不需要罢了。

杨晨炙热的目光放在夏惜的身上,她顿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尴尬之于,夏惜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从五年前,夏惜便换掉了以前的手机号,与认识的人都断绝了联系,她的手机上好像只有一个人的手机号,那就是――杨晨。

夏惜接起电话,是妈妈,妈妈的声音依然那么好听,妈妈依然没变,可是夏惜却不是以前的夏惜了。

“小惜,妈听人说你结婚了?”夏妈妈第一句话就说了这个,没有问她怎么样,也没有问其它的,看来是有人故意告诉她的。

夏惜看向了正在低头办公的杨晨,然后才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嗯。”

电话那头没有再说话,只留下叹息。

“你结婚了也不告诉妈妈一声,还要妈妈从外人口中知晓,你姐姐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电话那头的妈妈显然有点生气:“不管怎样,我想和他见一面?”

夏惜虽然纳闷妈妈说的姐姐也是这样是怎么回事,可头脑还是清楚的,她明白,一定不能让妈妈见到他,否则,一切都瞒不住了。

顿了顿,夏妈妈败下阵来:“这周日回来吧!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夏惜匆忙拒绝:“不不不,不用!妈妈,他很忙的……”

正在办公桌边的杨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夏惜的身后,他一把夺过夏惜的手机,温柔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妈,周日,我会和小惜一起准时回去的,您放心吧!”

然后两人又聊了很久才挂了电话,不过可以看的出夏妈妈的心情好了许多,夏惜虽然好奇杨晨给妈妈说了什么,不过此时此刻,她更关心的是周日的家宴。

正是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她才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她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所有人都可以欺侮她,但她就是不想,不想让自己的家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变了,如果可以,她还是想做他们记忆里的样子,虽不能一起偕老,但至少她陪他们一起走过。

你是我的心

杨晨挂了电话,也不看夏惜,也不跟她说话,就又返回了刚刚坐的位置继续办公。

秘书?夏惜没做过秘书,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索性就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痴痴的发呆。

她没注意到的是,看似在工作的杨晨却在偷偷的看她,渐渐的,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样平静的待在一个空间里,看来,这次他的决定是对的。

“走了。”杨晨从夏惜身旁走过,一言不发地回了家。

夏惜抿唇,跟在他身后回了家,似乎现在去问他为什么要那么跟妈妈说不合适,她还是想问问,尽管刚刚他解了自己的困局。依妈妈的性格,如果不把杨晨带回去的话,她极有可能一气之下不认自己这个女儿,可是回去了就真的好吗?

夏惜还是没有问出来,她觉得时机不够。

一回去杨晨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出门。

杨妈叹息一声:“夫人,您去劝劝先生吧,他一直在喝酒。”

他在喝酒?他为什么要喝酒?????????夏惜抿唇,将手心里的书放下:“我去看看他。”

尽管她十分努力与他划开界限,可是不管她怎么做,好像都不能与他划开界限。

她还是做不到不关心他,毕竟他曾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收留了自己和全夏的妈妈。

书房里,铺天盖地都是烟味和酒气,夏惜心里一紧,可看他独自坐在大班椅上背对着她的落寞样子,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他好像睡着了,夏惜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拿过一张毛毯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

?????刚要转身离开,杨晨却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唇便要往夏惜身上凑。

夏惜用了全力去挣扎,还是挣扎不开:“阿晨,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杨晨抬起迷离的眸子,看她:“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我就要喝怎么着?”

杨晨真的醉了,最起码在夏惜看来是这样,结婚五年,她从来没有见他喝过酒,不是的,应该说,结婚五年自己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所以他做了什么夏惜都不知道。

可是,喝酒伤身?

夏惜气急,一着急就口不择言:“我是谁!我是你老婆行不行!”

杨晨却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慢慢逼近夏惜,目光迷离,脚步轻晃,说出的话似清醒又似迷醉:“老婆?你喜欢过我么?会爱我么?会承认我们的关系吗?老婆?”

承认我们的关系?原来这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男人在生气,生气自己没有告诉父母他们结婚了,夏惜一笑,刚想要伸手去……

突然,全夏的影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小惜,你等我,一定要等我,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全心说她哥结婚了,可是夏惜就是固执的不信,虽然七年前是自己先放开了全夏的手,是自己没有跟他走,可是她就是觉得全夏不会和别人在一起。

毕竟多年的感情,多年的美好,任谁也没有办法随随便便的抛弃。

她一直固执的认为,只要自己没有亲眼看见,她就不会相信全夏真的娶了她人。

杨晨湿热的酒气喷洒在夏惜的颈窝,男人在她耳边的呼吸不急不缓,却带着浓重的危险的气息,让她已经彻彻底底的陷入了他的漩涡,他的呼吸让她无法思考,屏住呼吸:“阿晨,你冷静,你醒醒!”

“别吵……”他抬了抬眼皮,声音低沉喑哑。

他放开了她。

在她觉得劫后余生的时候,杨晨却猛地将她打横抱起,长腿腾腾腾地进了出了书房进了卧室。

“杨晨——!”被他扔到柔软的大床上之后,夏惜试图叫醒他:“你喝醉了!”

“砰——”门被关上,男人的气息渐近。

几乎是毫无预警地,她被他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阿晨你喝醉了……”身体被他坚实的身子压着,夏惜呼吸不畅,几乎是本能地挣扎着,尽管她事他的情人,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夏惜首先想到的便是她是他的情人而不是其它的什么,可是,就算她再倔强,怎么能够挣脱得了他强悍的桎梏?

可是杨晨压根不听她的话,手顺着小腹附上了她的,眼看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扯掉,夏惜把心一横,垂下头去咬他的手。

咬得疼了,他放了手,可是眸底的火焰却越来越盛,将要把她吞噬一般。

疼痛让他的神经更加兴奋,他又要去扒夏惜的衣服。

再次被强暴,夏惜眼眶红着嘶喊:“杨晨!你醒醒!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干什么?”杨晨冷冷一笑,“我在做情人该做的事情。”

情人?全夏的妈妈,这么一想,夏惜刚刚还在挣扎的身子竟然软了下来,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夏惜羞耻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以为杨晨会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

“小惜,别哭。”杨晨吻上了夏惜的泪。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对你,我也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孩子,可是,小惜,我是真的喜欢你。”

“小惜,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我就这么让你觉得丢人吗?为什么不告诉你的家人我们结婚了?”

“小惜,你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出卖自己的尊严,为什么就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接受我呢?”

“小惜,你是真的没有心吗?”

我知道痛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十分的平静,夏惜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都没有见过杨晨,杨晨也刻意的避开她,他们的平静似乎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前奏。

杨晨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夏惜也忘了,这几天在公司都没有见过他,有人说他出国了?有人说他在和某某明星在度假?有人说在巴黎看到他了?还有人说他是为了美人君王不早朝?

巴黎?那是个美好的地方,夏惜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便是飞到巴黎,可是她却一直没有机会去。

直到周日,就在夏惜以为他已经忘了那件事,他不会回来和自己一起回家赴宴的时候,杨晨出现了,而且红光满面,从他衬衫上没扣的两颗扣子看过去,他的身上居然有浅浅的吻痕。

就在夏惜全心全意等着全夏的时候,她爱上了杨晨,她甚至不知道那叫不叫爱。

她只知道,如果失去了杨晨的消息,她会心焦;如果听见杨晨和某某人在一起,她会难过,甚至还有点吃醋。

就在她以为她爱上了杨晨的时候,全夏就会及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警惕着她,“小惜,你说过你只爱我的。”

是啊!她爱了全夏七年,等了她七年,这份爱太不平凡了,也太不容易,他们努力很久才走到了今天又怎么能轻易放弃……

这世间就是有这么一种感情,明明不爱了,却因为这份爱爱的太苦爱的太累,为这份爱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而舍不得放弃。

杨晨好像在打电话,低沉悦耳的声音温柔地响起:“妈,我和小惜马上就到。”

夏惜还在愣神,杨晨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了夏惜的面前。

虽然他在进门的那一刻已经挂掉了对方的电话,可是夏惜还是清楚的知道他在和谁通电话。

她很清楚,如果今天不能把他带回家,她会面临着什么,所有人的嘲笑,父母的决裂,她的家乡是个小地方,镇里稍微有点不平凡的事情所有人都会知道,更何况是夏家女儿嫁了一个大富豪的爆炸新闻呢!

杨晨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夏惜,半晌,夏惜薄唇里吐出了几个字:“谢谢你啊。”

“谢什么?”杨晨终于抬眼看了一眼夏惜,一板一眼地问。

听到这话,夏惜心里居然有些不是滋味,是啊!谢什么?难道要谢他愿意和自己回家?可是女婿陪出嫁的女儿回家看父母不是件平常的事情吗?

??“谢谢你和我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她当真这么讨厌自己,连一个家字都不愿意说?谢谢,平常的夫妻哪里需要这般客气,就是稍微熟一点的朋友都不会这样说话,原来在她心里,自己和她连朋友都不是。

杨晨微微一愣,立马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表情,就是淡淡的,冷冷的。

杨晨手长脚长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垂眸将她笼罩在视线里,似乎轻而易举就能将她擒获。

“你去收拾一下吧!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便转身,留给夏惜一个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夏惜心里居然有点不痛快。

这不知道是多久都没有的情绪了,这些年来,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心痛,愤怒。

被人欺负,她也不知道还击,就在她以为,以后自己不会再痛了的时候,她还是心痛了。

总裁夫人不要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夫人不要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国际教育国内健康社会推荐

  • 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终极小农民第一卷第5章我回来了张唯干咳一声,他第一次来,怎么可能知道东西在哪。而村妇听到这句话,大概是听出了陌生的声音,立马扭过身子,同时把衣服稍稍往下拉了拉,看向张唯。“哎哟喂!哪个村疙瘩来的愣头娃,看到人在喂奶都不知道避一避?”村妇轻斥了一句,伸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瓶酱油,放到了柜台上:“本来一块钱,但你这小崽子看了我,多收你五毛!”张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这秀英婶还真是装模作样,反正给谁看都是看,何必分村里村外呢。拿了酱

  • 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于无声处别离第五章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这天晚上从外面散步回来,迟欢一推开门,发现洛庭桢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书,屋里只开了一盏流淌着浅浅桔色的壁灯。灯光柔和温暖,剪出男人沉静阅读时英俊儒雅的面庞,一副贵公子的矜冷之气扑面而来。迟欢扶着门把手,停下了脚步,心脏再一次没有出息的狂跳了几下。是啊,就算见识过他对自己最残酷最冷漠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对他动心。迟欢啊迟欢,你辈子就是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警告过自己之后,她迈步往里走,察觉

  • 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屈辱的跪姿雨,淅淅沥沥。喻晚静静的跪在泥泞中。数十个花圈一字排开,巨幅的遗像就在灵堂里。她跪在外面足有六个多小时了。老爷子死了,厉凌琛认定了她是凶手。她想动,动不了,她两腿被摆成跪姿绑在了一起,两手也被反绑在身后。她想喊冤,也喊不了,厉凌琛用封条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厉凌琛和那个陆雨嫣并肩站在灵堂前回应前来吊唁的厉家亲朋好友。陆雨嫣,就趁着照顾老爷子的这段时间得到了厉凌琛的信任。

  • 热门小说《娇妻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娇妻的秘密第5章我要憋死了回到家里以后,倒了杯水我就把药吃了,吃完药心里安定了不少,一抬头看见外面天都黑了。今天我老公也没给我打电话,有点想他,可一想到他我又很愧疚,那是一种情欲和道德的纠结,我并不想背叛我老公,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默默的下定决心再也不能有第二次了。走到窗户前想透口气,可我猛然看见,对面的楼上好像有个男人在偷窥我,看见我注意到他了,立刻就走开了。这边的楼房楼距都不是很远,住在这里很不方便,有时候天气热穿的少点很容易被对面看

  • 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医道生香第0005章小妞都很彪悍楚南凶的目光让那几个骄傲的青年男女都打了个寒噤,郑妙妙一想不对,他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丝罢了,虽然再像之前那样的羞辱楚南,不过脸上仍旧带着一种高傲和鄙夷:“楚南,就算是伯父和伯不在了,你也不应该这么堕落,像个蛮人一样的手,连点修养都没有!”楚南瞪向郑妙妙,目光眼无比:“古代人尚且懂得礼义廉耻,可是你郑妙妙却不懂得。你们郑家和我楚家订婚之时,你郑妙妙就已经是我未婚了,你敢说如果我楚家还是当年的

  • 热门小说《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拿回属于她的东西看到是她,男人并没有将目光从桌上的文件上移开,声音淡淡的询问:“有事?”唐雪柔步态轻缓的走到办公桌前,精致的面容闪动着甜甜的笑意,声音略有些嗲气的说道:“季总,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能邀请你到家里坐坐吗?”“抱歉,我今天的行程排满了,没空过去。”季枭寒眸色依旧清冷如水,女人热情的邀约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他至所以会让这个女人进到他的领地,只是因为五年前她的身体救过他的命。但这并不能代表这个女人就可以在他的

  • 热门小说《书名:秀儿的春天》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书名:秀儿的春天》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书名:秀儿的春天第5章张小姇不满他藏在被里,眼珠一转,又娇声道:“四哥,你桌上是什么东西,拿起让我看看嘛……”周贵被她一阵娇嗲声音,听得骨头也酥了,转头看着一边桌上,有个木雕的小玩意儿,听她好奇,便起身下了床,手机晃动间,张小姇看见了他下身高高撑起的帐篷……她看得瞪直了眼,舔了舔唇,恨不得就这么扑过去,却是调整着坐了起来。周贵拿起桌上的小木雕,低头冲着她道:“这个么?就是我雕的一个小玩意儿……”这一看,却又是一阵心颤,视频里的尤物坐

  • 热门小说《阎罗嫁》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阎罗嫁》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阎罗嫁第三章证据我想要报警,因为除了校长,也不可能有人来纠缠我了。可我打过去报警电话之后,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之后。那边的警察却告诉我,要他们出警抓人,必须要提供充分的证据,并且先到他们派出所立案。而我目前所说的事情,构不成校长深夜入室侵犯了我,只能证明,的确有人在骚扰我。电话挂断之后,我死死的抓着手机,心里面却压抑到了极点。我的确没证据啊,就算知道是校长,我也做不了什么。呆滞的坐在床边,阳光越来越盛,床头的闹铃丁零零的响了起来,我从出神中惊醒,上班

  • 热门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是寂寞撒的谎第三章:姐姐好巧,老公来了!我看着菜板上的西瓜,慢慢的举起了刀。“姐姐,我来切吧!”裴鞘从我身后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昨晚的感觉再一次浮现,我下意识的猛地躲开,紧握着菜刀瞪着他。今天的裴鞘和昨夜不同,一身海蓝色的名牌休闲装让他看起来无毒无害,很是阳光。昨夜灯光昏暗,我甚至没有好好的看清楚他的脸,这一刻我才知道,就算是酒后乱性也是我占便宜了。“昨晚的事过去了,我没想到你是阿姨的儿子。我们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别过分!”我压

  • 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娇妻的诱惑第三章俱乐部薛涵显然没想到我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不过愣了一下之后,她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我。“女人出轨,无非就两种情况吧,要么男的那方面不行,女人在床上不能满足所以偷人,要么就是女的嫌男的太穷了,她要的都给不了。”我点了点头,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说的都不是我。在床上不满足?苏久在这方面一直很保守,每次都是我主动,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强悍的,每次都让她累的软在床上动弹不得。如果说是为了钱,确实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我没什么钱,但是最近